人妻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成年网站在线在免费线播放欧美,伊人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

    1. <nav id="dw47h"><sup id="dw47h"></sup></nav>

      <code id="dw47h"><nobr id="dw47h"><track id="dw47h"></track></nobr></code>
    1. <code id="dw47h"><nobr id="dw47h"><sub id="dw47h"></sub></nobr></code>
    2. 集團郵箱加入收藏

      【行業建議】:資質——不是要淡化,而是要取消

      發布日期:2016-8-15 瀏覽次數:3740

       作者說明

      7月25 日,住建部發了一份意見征求函,在資質條件中要取消六七種證書要求,業界一片歡呼聲。筆者感覺到這屆住建部領導比較重視建筑業,對建筑行業的理解比以往更接近行業真相,所以突然來了興致,把以往寫的對建筑行業的思考與建議又從電腦里翻出來,大概有五六篇,稍加修改,將連續刊登于此,歡迎拍磚,也希望能作為部領導決策的參考。

      —— 毛晨陽



      我國于上世紀80年代開始實行的建筑業資質制度,對于當時規范行業行為、助推民營建筑企業發展,使各種所有制建筑企業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相對公平地在市場上開展競爭,確實起到了一些歷史性的正面作用。

      但是,三十多年后的今日,現行建筑業資質制度已經被異化,已經完全不適應行業發展,甚至成為阻礙行業發展的最大的絆腳石,應該予以完全取消。


      為什么?

      現行資質制度可以用“謬”、“誤”、“過”三字概括之。

      先說“謬”。

      “謬”之一:我國的資質標準不僅將施工行業按部管按條劃分專業,按規模劃分等級外,還對各專業各等級應具備的專業人員類別與數量、擁有的工程機械設備的類型與數量、過往工程業績,甚至信息化應該怎么實施,技術中心應達到什么等級等等都規定的死死的,差一丁點兒都不行,這就導致了所有通過資格審查的企業高度相似。企業之間沒有了差異化,同質化競爭相當嚴重。我國的資質標準還規定如要申報高一級資質,必須能承建該行業中大部分產品,如市政一級升特級,必須會承造七種市政產品中的五種,房建一級升特,必須至少會五種房建類產品中的三種。使得我國的施工企業什么都會干。我們已經知道,什么都會干的人很難做到精深專——專業專注,企業也是一樣的。人們已經知道,企業的競爭力來自于差異化。這種高度相似導致了我國施工企業差異化競爭性差,同質化嚴重,行業集中度自然就低,自然而然形成低、小、散的行業局面。我國建筑行業長期以來“低、小、散”和同質化競爭局面長期得不到改善,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趨勢,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原因,其最根本的和最深層次的原因在于現行的資質制度。

      “謬”之二:坐在北京某間會議室翻看千里之外企業報上來的一大堆復印件的專家,連這家企業的門朝哪個方向開,老總長什么樣都不知道,其實并不能判斷申報企業真實的施工能力。申報企業的真實情況可能與復印件所反應出來的相去甚遠。我見過一家擁有七項一級資質的企業,公司真正的員工是二十七名,沒有任何機械設備,制度、管理等等幾乎空白,財務人員還在手工做賬。但它產值一年有四十多個億,其中不乏大型項目,全部掛靠或轉包。國家把那么多種類的大型建筑產品的承建資格賦予這樣的企業,有沒有一種向人民犯罪的味道。時至今日,這已絕非個案。說帶有普遍性也不夸張。

      “謬”之三:個人一旦取得某種知識和能力,沒有特殊事件發生,一般這種知識和能力不會輕易丟失。但像公司這種組織的能力卻容易丟失。施工企業因為經營虧損,人員流失、設備折舊或轉讓,股東抽資等等都可能導致企業施工能力急劇下降。但資質制度設計中并沒有對企業能力進行動態監控,事實證明六年一輪的資質就位也形同虛設,不能解決這個問題。

      南方某城市的數家施工企業因管理粗放、亂投資,互保賠付和銀行抽貸等原因而倒企破產,人員已流失殆盡,機械設備辦公房產也悉數變賣,實際上已經完全喪失了一家施工企業應有的項目施工能力,但企業資質還在。刀沒了,刃卻還在!笑話吧!更笑話的還在后頭。這個城市的法院居然還把這個“刃”拿出來拍賣,居然賣到數百萬甚至數千萬。法官可謂苦心孤詣,匠心獨運,為債權人最大限度挽回損失,也為本地保留住了資質資源,無可指責,甚至值得肯定。但不能不說這是一個制度設計大笑話。


      再說“誤”。

      “誤”之一:隱形地部分剝奪了業主和市場選擇承建商的權力。資質制度與招投標制度二相結合,導致了我國的業主基本喪失了選擇承建商的權力,還美其名曰“公開、公平、公正”。作為業主,是不是公開公平公正,跟我一毛錢關系沒有,我要的是找到優質合適的承建商。為什么要公開公平公正?大概是想要防腐敗防權力尋租吧??赡鞘枪珯z法和紀委的事啊,靠這樣一項制度來防腐,錯位了!也不可能達到目的。

      “誤”之二:誤了好企業的發展。資質制度的設計隱含著對“總承包”概念的理解偏差??偝邪举|上是建筑產業鏈中的一個位置或節點,譬如房建總承包,是說它有能力統領整棟房子的建造,在自主施工主體的同時可以管理基礎、門窗等分包商??偝邪幱谶@樣一個產業鏈節點上。資質制度卻將其定位為各種建筑物都會干,譬如,房建特級資質條件中規定,①一百米以上建筑,②36米單跨鋼結構,③28層以上,④5萬平米以上單體,⑤2億元以上單位工程規模,共5類工程中必須干過3類,否則不可能拿到特級資質。也就是,一家專門從事超高層施工的企業,在超高層領域再優秀出色,做到全國NO.1,也別想拿到特級房建資質。騰達建設集團走地鐵施工專業化道路非常成功,已經成為民營企業中地鐵方面的翹楚,但它并不能因此申請到經營所必須的市政特級資質。因為資質條件規定申報特級資質必須會干而且干過七種市政產品種類中的四種,如橋、道路、給排水管道,公共廣場等等,才能取得特級資質。騰達不得不成立各種事業部來從事這些業務。顯然,這種制度導致的資源分散,極大地削弱了該公司在地鐵施工領域成為更具競爭力企業的能力。資質制度硬生生地逼迫一些原本可能能夠發展成為大型差異化的施工企業成為高度相似的同質化企業。有個比喻,這種制度安排相當于規定互聯網公司要拿到牌照就必須同時經營社交、電商、搜索、支付等四種里的2種或3種。如果真的這樣規定了,就不可能有阿里、騰訊、百度等恐怕早就奄奄一息了,或者中國根本就不可能出現BAT。建筑施工企業的差異化進程,核心能力的建設進程就這樣隨著這一紙制度而被扼殺于搖籃之中了。


      再說資質之“過”

      “過”之一:資質是掛靠之根。沒有了資質,也就沒有了掛靠之說了。制質取消后,今天的掛靠老板還會用企業的牌子去接工程,但已經不是掛靠而是合作了,是管理、資金、人才等資源的優質組合和高效配置。

      “過”之二:資質制度使得潛規則盛行。資質是招標過程中串標圍標賣標之源。今日之擁有施工總承包資質的施工企業中有多少是壓根兒不打算做工程、專事串標賣標的?具體數量或比例沒有統計,但這個數字可以肯定非常龐大。這批企業是建筑施工行業的攪局者,混亂制造者。資質取消了,這批行業之禍害也就自然消失了。

      “過”之三:腐敗尋租之遮羞布。公共投資強制招標和資質制度二者配合,原本以為可以防止權力尋租,防止腐敗。事實上,資質并沒有起到這個作用,某些時候更成為權力尋租的遮羞布,被人利用。

      “過”之四:產業調整之阻。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一個行業接著一個行業進行了行業調整,為這些行業后來的健康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建筑施工行業一直不能迎來行業調整時機。“低、小、散”同質化競爭的行業格局一直無法改變,二十萬多家企業競爭無序,企業科技投入少,無力進行產業升級,規模效應出不來,無法形成真正的大型企業和專業化特色企業,其根源就在于資質制度。因為這個制度不是從市場需求出發,而是只要企業本身滿足預設的資質條件就給予。理論上,任何一家企業或個人只要有資金投入,都可以滿足預設的資質條件。而審批制又給人們錯覺,覺得這東西很值錢,使得行業內外的人們趨之若鶩,紛紛申報,想盡一切辦法申請到各種各樣的資質。市場上資質供大于求就這樣形成了,甚至出現了一批只有營業執照和一本資質證書,其他什么都沒有的所謂“公司”。有人提出,企業申報資質行為本身就具備市場經濟特點,市場無形之手會有效調整,飽和了,自然就沒有人申報了??墒沁@種情況并沒有如期到來,企業甚至個人申報資質的熱情從未減弱。我國的資質數量多年前就已經超過市場需求了。分析原因,可能有二個,一是因為審批制導致資質本身已經成為一項商品,并有一定的市場價格;二是資質成為了事實可以獨立的東西,不需要任何辦公室等固定資產、機械設備等移動資產,甚至不需要人和錢,就可以保留一個資質并開展經營獲取收益,因此其需求變得接近無窮大。這種情況又直接導致下一個“過”。

      “過”之五:劣幣驅逐良幣。

      我去位于紹興的寶業建設集團考察交流時問王總,寶業在紹興本地的市場占有率如何。他無奈地說,投標時別人一票我也一票,寶業在本地的市場占有率很低。寶業的優秀自不必在此贅述。目前的資質制度和招投標制度疊加,制造了貌似公平的市場規則,公平的表象卻遮蓋了最大的不公平。一家有充備人才和設備,有嚴密質量安全進度保證體系的公司和一家把客廳當公司總部,除了有幾個親屬員工外什么也沒有的公司同臺競爭,投標時“一人一票”,即無論企業優劣,大家都只有一個中標機會。而市場潛規則讓劣者更具中標手段,包括合法和不那么合法的手段。劣幣驅逐良幣,建筑產品的需求者在市場上無法找到或者無權找到優質的產品制造商。



      針對建筑施工資質制度的種種弊端,怎么辦?——唯有取消資質。

      取消資質會不會引起招標市場的混亂呢?只要應對得當,完全可以避免。方方面面發揮聰明才智,一定可以探索出很好的方法。本人設想一個方案如下:

      由某級建設行政主管部門(部、廳、委、局都可以)向轄內施工企業發放一張施工登記證,用于證明該企業是從事工程施工的,有領必發。建一個全國性信息公告平臺,全國施工企業均在此平臺上登記企業情況,內容包括企業基本情況、人員、機械設備、過往工程業績情況、在建工程情況、獲獎和受罰情況等,并列出本公司擅長和愿意承擔的產品類型。該平臺完全向社會開放,既是一個接受社會和同行監督的平臺,也是一個賣方展示實力、買方查詢賣方的平臺。業主有項目需要尋找承包商時可以進入該平臺尋找意向企業談判或招標;也可以由平臺內企業主動報名。全國統一一個平臺,各省各市不自建平臺不設置任何門檻,全國統一建筑市場也順帶自然形成。

      信息化時代了,是不是很簡單了。


      特別預測:資質是中小施工企業的保護傘。資質取消后,優質企業將承接到大量的項目,迅速做大做強;差的企業只能做點“尾礦”或者給優質企業打工做分包商;劣質企業將迅速消失。筆者估計,三者比例應該是1:2:7。筆者親手創辦的鯤鵬建設、宏旭建設這種規模的企業能不能生存下去肯定是問題。但對行業來說一定是有百利而無害的。建筑業資質取消之日,一定是我國建筑施工行業調整窗口期打開之時;就是終結“劣幣驅逐良幣”結束,優者勝出之時;就是迎來建筑施工行業欣欣向榮,“高、大、上”企業和專業化專一化從而擁有差導化核心競爭力的企業開始出現之時。

      皖公網安備 34019102000550號

      人妻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成年网站在线在免费线播放欧美,伊人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